人不再敬仰時,也就不再服從  


今天翻閱日星鑄字行的字體樣本時,

看到了這句話,
覺得很適合用來做為從太陽花運動,
到最近慈濟事件的註腳。

「人不再敬仰時,

也就不再服從」。

這句話原本是法文:

“Quand les peuples cessent d'estimer,

ils cessent d’obéir.”

出自親眼見證法國大革命的作家 

Antoine de Rivarol 之筆。

最通用的英文翻譯版本應該就是:

“When people cease to esteem,

they cease to obey.”


之所以特別提這些,

是因為我發現目前中文網路上,
似乎還沒有把出處寫對的,
搜尋各英文網站,
也找不到 Donald H. Mcgannon 曾引用過這句話 :p

Rivarol 提到,

當初革命之星火已開始燎原之際,
那些被推派為去和法王路易十六磋議的代表,
進去皇宮時還是抱持著宣誓效忠國王的信念,
但出去時卻已經是帶著自己的意志離開。
這段精準而生動的描述,
我想,
就是所謂的「除魅」(disenchantment)過程吧。


人不再敬仰時,

也就不再服從。
反過來說,
如果要讓人們服從,
就必需先讓他/她們敬仰。
造神之必要,
也在於純然理性的世界,
就像是一個令人沮喪的鋼鐵大牢籠。
正如提出除魅概念的馬克斯·韋伯(Max Weber)
他自己也再三慨嘆的跨世紀懸念:

再也沒有先知了,

再也沒有啟示了,
我們今後還能仰望誰?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