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拿燭光魯蛇月 一般七夕兩樣情  


溫拿燭光魯蛇月,

一般七夕兩樣情。

到了這種時候,

藝術有什麼用?

可能是目前世界上最聰明的英國作家,

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告訴我們,

藝術可以是具有療癒效果的某種慰藉。

藝術的慰藉 Art as Therapy  



今天晚上看了狄波頓的中文版新書
《藝術的慰藉
》(Art as Therapy),

他提出了一種新的觀點,

認為藝術對現代人的價值,

在於它可以是心靈與精神的慰藉!

例如以感情這件事來說,

狄波頓認為藝術可以讓我們成為更出色的愛人,

也能讓我們更誠實地面對自己的情慾衝動,

並且讓愛更能長久持續。

其中,

狄波頓提到了法國畫家普桑(Nicolas Poussin),

在17世紀所畫的這幅《大洪水》(The Deluge),

雖然講的是諾亞方舟的故事,

但普桑重點是放在洪水過後的荒蕪世界;

人生通常就是如此:

我們總是緊抓著殘骸,

在光禿禿的石頭上
尋求暫時的平安。

因此,

感情失敗以及心碎
其實都不是反常的現象」。

而如果能認清不幸才是人生的常態與真相,

或許我們在劫後餘生之際,

因此更能懂得感恩與惜福。


普桑 Nicolas Poussin Winter The Flood 大洪水  


另一方面,

狄波頓也舉了邱爾吉(Frederic Edwin Church)的畫作
《冰山》《Der Eisberg》為例,

他大可畫出一幅令人安心的景象,

例如一艘船在一個平靜的夜晚
安然航入港灣 ......

然而,

他的畫作卻明白呈現了旅行的風險,

讓人看到真實的危險聳立於眼前。

他引導我們以較為正面的眼光看待勇氣

-旅程雖然壯麗動人,

但其中的風險必須受到承認,

而且因應風險的能力也必須受到表彰」。


邱爾吉 Frederic Edwin Church Der Eisberg 冰山  


對於已經有愛侶的人來說,

這幅畫作或許也是一種提醒:

當人類已經具備如何穿越結冰海面所需之技能,

為何我們卻仍然一次次隨著自己的意氣用事,

而讓感情觸礁?

而對於暫時尚在情海浮沈的獨身水手而言,

珍貴的旅程,

必然不乏艱困考驗;

但也正因如此,

我們應該更勇敢地,

踏上愛的航程。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