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a A11.plaque  


跟著阿姆斯壯一起上月球的 Futura,

聶永真把它帶進了太陽花運動。
當初設計這款字體的 Paul Renner,
當年就是因為反對納粹在字體方面的獨裁,
因而鋃鐺入獄;
這也讓外形溫和,
但立場堅定的 Futura,
成了當代西方社會,
特別是藝文界裡,
代表著反抗威權、藝術解放的某種象徵。


Simon Garfield 的那本《Just My Type》,

前後不知道已經看了多少遍,
裡面就有引述了 Paul Renner 的一段話,
政治上的愚蠢,
每天都變得愈來愈粗暴與惡意,
最終可能會用骯髒的袖子把西方文化全盤掃地
」。

Just My Type Futura  


因為當時的納粹黨,

堅持只有使用傳統的哥德體(Blackletter)
才能充分表達民族的純淨性,
所以當初 Renner 才會說,
Futura 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字體」(die Schrift unserer Zeit)

我則特別喜歡 Garfield 的形容:

這款永恆的經典字體,
將永遠懸掛在無法推翻的傳統,
以及即將來臨的未來印象之間」。

而在一些關鍵的歷史時刻,
Futura 也並未缺席。

Just My Type Futura  


後來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時,

阿波羅11號的登月艙,
所附的登月紀念牌(Lunar plaque)上,
用的也是 Futura。
來自地球的人類首次踏上月球。
我們為了全人類的和平而來(就是最上面那張圖)

然後,
聶永真用它來為我們的太陽花學運,

在國際上發聲。
當然有可能真的就只是「永真急制」而已,
但我覺得這應該是有特別選過的。


Democracy at 4 am


所以看到有網友留言問我
對這則廣告的意見時,

我想跟設計人員,
特別是年輕朋友分享的是:
當設計師的工具技術已經到一定的水準之後,
其實大家在比的,
是文化。


如果你想成為下一個聶永真或蕭青陽,

建議多充實自己的人文素養,
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這樣才能往宗師之路邁進  ^^

(雨狗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T.Bugyo)

Just My Type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