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指蛙  


台大歷史系博士生蕭明禮阻擋救護車的事件過後,
除了讓我們更看清李艷秋的是非標準
立法院也三讀通過了《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條文修正案。
從此民眾駕車如果不讓道給發出警號的救護車、消防車、警備車,
以及工程救險車,
除了原本的1,800至3,600元罰鍰外,
還要吊扣駕照三個月。

「中指蕭」條款三讀 可吊照3個月  


中指蕭雖然行惡,
卻結出了善的果實,
事件發生之後,
民眾也變得更積極地禮讓救護車了;
當時的消防署緊急救護組組長陳稔惠,
在修法後也曾表示,
救護車經常卡在車陣中,
若民眾能讓道,
往往一、二分鐘的送醫時間,
就可以在和死神拔河中獲勝」。

兩大過 兩小過 台大重懲中指蕭  


之所以舊事重提,
是因為今天看到一段日本朋友提供的影片,
突然產生了一些感觸。
最近在日本東京的副都心
澀谷(渋谷),
有人拍到了一段影片:
當消防車和救護車急著要趕往事故現場時,
這個日本年輕人聚集的街道上,
竟然大家都不會想要趕快讓路 ......
    


我還記得以前中學的時候,
在「西方成功學之父」Samuel Smiles 的《Character》書上,
看過一個印象蠻深刻的故事:
法王路易十四(Louis XIV)曾問過他的大臣 Colbert ,
為什麼他可以主宰像法蘭西這樣龐大而又著名的國家,
卻無力征服一個像荷蘭這樣的小國?
Colbert 回答陛下說,
這是因為一個國家是否偉大並不取決於她疆域的大小,
而是取決於她人民的品格。
因為荷蘭人民勤勞、正直和充滿活力,
所以陛下您覺得它如此難以征服」。

Samuel Smiles Character   


“The greatness of a country does not 
depend upon the extent of its territory, 
but on the character of its people.”

一個民族是否強大,
從來都是繫於國民的品行。
我們台灣這些年來或許被藍綠政客搞得部份人民是非不分,
讓像陳致中這樣的人都還有臉出來選議員、立委;
但是至少我們大多數人都還保有基本的正義感,
所以「中指蕭」才會受到這麼多人的聲討,
擋救護車才會變成需要加重處罰的行為。

試想,
假如一個社會大多數人都是中指蕭,
還會有所謂的人民公審或人肉搜索嗎?
徒法不足以自行,
因為「法不罰眾」,
所以唯有在一個只是少數人不讓救護消防車先過的國家,
這樣的修法才有了它的意義。
因此,
我對台灣能(還能)有「中指蕭」的事件,
感到某種相對程度的安慰。 

中指蛙  


最後,
我想說的是,
日本年輕的一代究竟是怎麼了?
我無意推論這就是三星贏過索尼的原因,
或是認為就此造成了目前南韓比日本更活躍的結果;
但我看到這個影片,
總感覺日本似乎已經喪失了一些過去的美好價值,
或至少是某種我想像中的大和精神......


【相關文章】
1. 蕭爸為蕭中指惡劣駕駛辯護
2. 李艷秋:中指蕭有先讓救護車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