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  


人類學家李維史陀 (Claude Lévi-Strauss) 說過,
技藝決定了看事物的角度。

至少對雕刻家來說,

他們觀看的方式,
真的跟一般人有很大的不同。

以前我跟幾位老師傅學過木雕,
還記得其中一位提點我說,
神像的鼻子粗雕時要先留大一點,
眼睛先刻小一些,
這樣要細修的時候比較容易。

而另外一位老師講的,
更是讓我至今不忘。
他說要怎麼雕刻出一隻狗呢?
只要把「不是狗」的部份去掉就好了。

很多年後,
我讀到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的小故事,
別人問他怎麼把聖母石像雕刻地栩栩如生,
米開朗基羅說在這塊大理石中看到了瑪利亞,
我只是把她挖掘出來而已。

米開朗基羅 聖母  


雕刻跟建築、陶藝這類「無中生有」的藝術最大的不同,
就在於我們是在去蕪存菁;
我們做的是減法,
甚至除法的工作。

舉例來說,
大家常講某個人把他的職務「做小了」,
其實不正是同樣的道理嗎?

就像一個國家領導人,
如果都跟藝人一樣,
盡做一些作秀、表演的活動,
怎麼還會有領袖的高度?
而如果一位企業的高階領導人,
都在例行性的庶務工作上打轉,
他跟秘書、助理的差別又在哪裡?
又如何聚焦在更有價值的策略、規劃工作?

所以有時候一個人是否稱職,
並不是他做了什麼,
而是他有沒有做一些不該他做的事。

又比如說時間管理,
重要又緊急的事要先做,
不重要又不緊急的事放最後,
這些大家都知道;
可是對於「重要不緊急」與「緊急不重要」這兩者,
我們常放錯了優先順序。

時間管理  


再比如說買東西,
去除掉名牌的標誌,
如果無印,
是否還是良品?

這些都是我在學習雕刻的過程中,
所感悟的一些心得。
怎麼雕出一隻狗,
只要把不是狗的部份去掉就好了。

關於事物本質的透視,
儒家和道家其實也有一定的共識。
「為學日益、為道日損」,
生命有涯,
我們應該把更多時間精力,
放在真正有意義、價值的事物上。
而當君子能夠真正務本,
本立則道生。
或許...
這也就是佛家說的「本相」吧?

是的,
我說的是雕刻,
更是人生。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