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無慾素還真1.jpg  

(續上文)

一、為什麼用這個標題?

     根據考證這首詩的寫成背景,當時李商隱正值貧病交迫,眼睛也快看不到了。唯一能託孤的對象,只有當年的恩師之子。所以在很匆忙的情況下,把自己生平的詩作整理並抄錄成三卷。最後再寫了【錦瑟】一詩,來作為三卷的序。

     這詩本來就不是要公開發表的,而是為了給恩師之子看的,希望能把過去的一些誤會解釋清楚。這並不是一首情詩,而是一首希望能盡釋前嫌的詩,因為考量到是寫給誰看的問題,所以我們才會認為每句詩皆有所本,我也才會覺得最適合談無慾送給素還真之用。如果用要用梅神官身上,有很多比這首更合適的;至於病蘭花的遺書中也有用到這兩句,個人倒是沒什麼意見了。

      李商隱的生平大家可能比較不熟,所以我先根據這首詩想表達給對方的意思,套在談無慾的身上:

    『人生一瞬,晃眼間自我出場至今,也快有五十部劇集了;回想每部劇集,往事歷歷在目。從霹靂眼開始,我一直執迷在日上月下的這種虛名,希望能成三才之首,但這終究是一場短暫而易醒的白日夢。而在江湖血路第10集之後,雖然被迫退於幕後,但早已悔悟的我,就如同始終北向而啼的杜鵑一般,衷心盼望還能再有跟師兄並肩作戰的一天。龍城劍蹤時期,大家只看我這個月才子再脫凡俗,然而這淨從穢生、明從闇出的背後過程,實在有太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辛酸了;如今看到了仁慈、聰穎的續緣,繼承父親精湛醫術懸壺濟世,這麼優秀的孩子他日必也將接下領導中原群雄的棒子,我雖然無慾無子,但實在是真心地替師兄感到高興。最後,當年那些不愉快的情形可以當作茶餘飯後的話當年題材,但那終究只是我曾經有過的惘惘不甘,實在不值得師兄認真回想呀!』

      錦瑟無端五十絃,一絃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這首詩,就是這個意思。


二、錦瑟是中國古代版的《美國派》

      不知道有多少網友跟我一樣熱愛搖滾樂,每次提到李商隱的【錦瑟】,總會聯想到去年五月六日在台大綜合體育館開唱,首次訪台的唐‧麥克林 (Don McLean)。他的那首《美國派》(American Pie),瑪丹娜也曾經翻唱過;這首歌曲像是一篇搖滾樂的編年史,而歌詞中提到的弄臣 (the jester)、四重奏 (the quartet)...等典故,其實樂迷都可以找到指涉的對象。李義山的這首詩,也就是一首個人簡單的編年史,是中國古代版的《美國派》,而不是 John Lennon 那有著橙黃色天空、報紙作成的計程車的《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就算是認為【錦瑟】一詩過多穿鑿附會的紀曉嵐,也還是肯定一些言之成理的考證學家之努力,認為這些工作是有助於當代及後世的人們更瞭解這首詩的。




三、當時自謂宗師妙,今日惟觀屬對能

      既然布袋戲的相關詩詞,已成為大學指考的的題目,所以不如我們順便來討論一下對仗吧!

     《文心雕龍》談到對仗的時候,是這樣說的:

     「故麗辭之體,凡有四對︰言對為易,事對為難;反對為優,正對為劣。言對者,雙比空辭者也;事對者,並舉人驗者也;反對者,理殊趣合者也;正對者,事異義同者也。」

      李商隱曾形容自己「當時自謂宗師妙,今日惟觀屬對能」,對於對仗,他是很自負的。言對白描,事對用典。典要用的精確,用的恰到好處,是很不容易的。考證派會這麼認真地推敲詩中每個典故,最大的原因,就是肯定李商隱對仗的功力。

      反對,是兩句詩成對比,一開一闔、一悲一歡、一苦一樂、一貴一賤、一親一疏,就像我上篇文章提到的「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是反對,又是事對,算是對仗中的極品了。

      當然,李商隱也又用正對的時候,兩句詩表達一樣的意思,又稱為「合掌」。正對的藝術成就或許比較不高,但通常比較淺顯易懂,當李商隱的詩是要寫給文學程度比較差的人看時,就會用正對。最有名的就是後來風采鈴也有用過的「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這兩句表達一樣意思的詩了,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相關文章】
 滄海月明談無慾‧藍田日暖素還真 (上)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