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上文)

5. Werner Herzog


werner_herzog.jpg

介紹這位德國大導演韋納‧荷索 (Werner Herzog) 的,
是《芝加哥太陽時報》(Chicago Sun-Times) 的影評人 Roger Ebert。

被譽為「德國新 (浪潮) 電影」三大導演之一的荷索,
曾說過:「我就是我的電影。」
這句名言傳神地表達了他的作品予人的一貫感受。

「就因為我是獨自一人,而且還將獨自工作下去,
所以我的影片很難歸入現今的某個流派。」
現年66歲的荷索可以為拍片催眠所有人員,
拿槍指著巨星,
或讓侏儒、智障者擔任主角,
甚至把一艘真船拉到山上拍戲……
荷索電影的情節儘管宛若傳奇,
但攝製過程更是不可思議,
在瘋狂的騷動下,
成就了創造性的美感與神秘懾人的魅力。

447px-Werner_Herzog_Bruxelles_01_cropped.jpg


很多影迷常說大師鍾愛的角色都是些「怪怪的人」,
荷索自己也說過,
他的角色沒有影子,他們都來自黑暗世界,
這樣的人物自然沒有影子,光使他們疼痛。
他們默默地在那裡,然後消失。
他的電影是由異常強烈的迷戀所產生而成,
而且他知道,
他看到人們尚未看到和尚未認知的事物。
憑藉著創造、幻想和虛構,
他變得比那些官僚還要真誠些。

最有意思的是,
Ebert 提到備受國際影壇肯定的新銳導演 Ramin Bahrani
曾經跟他說過,
「如果有機會見到荷索,
我會用爬的來到他面前」:p



6. William Kentridge

william_kentridge.jpg


在今年的榜單中,嚴格來說,
「真正的」藝術家只有3位,
除了稍後會提到的建築師夫婦 Elizabeth Diller
和 Richardo Scofidio 外,
另一位就是 William Kentridge。


這位現年49歲、當代最有影響力的多媒體藝術家之一,
1955年出生於南非的約翰尼斯堡。
Kentridge 的父母都是律師,分別是立陶宛與德國的移民,
特別是他的父親是當地著名的反種族隔離律師。
六歲時他在在父親的書桌上看到了當年大屠殺遇難者的照片,
那一刻他感受到一種無法接受的震驚。
在他長大後的藝術生涯裡,
Kentridge 將大部分精力都致力於
讓受眾們也能感覺到他童年那一刻的感受,
從長時間生活在暴力之中產生的麻木中甦醒過來。
因為自己是來自歐洲的白人,
在關懷這些一度淪為次等居民的同胞時,
產生了一種第三者的獨特視角;
而如果你要完全掌握 Kentridge 的作品意涵,
對南非的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需要有一定的基本瞭解。

William Kentridge 涉足的藝術形式從繪畫到雕塑到動畫電影,
甚至是歌劇,
所以 Time 找來了同樣具有多重身份的 Lou Reed 來撰文 :p

william-kentridge-portrait-drawing.jpg


不過他一切創作的基礎依舊是他那最具個人風格的炭筆畫。
他的炭筆畫通常都有獨立的情節,
以一個或數個人物為中心組成系列。
為了達到既豐富微妙又不失簡潔素樸的風格,
他的畫面上通常會用油畫棒做一些象徵性的修飾,
例如用一點點紅色來反襯灰色,用淡淡的藍色來象徵水。
在1987年談到自己繪畫時,
Kentridge 說之所以繪畫先於文字,是因為作品裏的一些東西,
在你還不明所以時就已經存在了,
他的原則就是讓原本不應同時出現的東西並存。

William-Kentridge-5-4-07.jpg  


在 Kentridge 的創作中,
動畫電影短片也佔占了非常大的比重。
他在電影中會省略文字或是只用很少的文字來交代一下劇情,
但卻通過音樂來表達關鍵的感情,
其中很多是約翰尼斯堡當地藝人的自創曲目。

William Kentridge 也曾在2000年參加過上海雙年展,
所以中國的藝術圈比我們重視他。
(對岸不只發展經濟,在藝文方面也逐漸凌駕台灣了......)

20090519_cd56c888afe5edc7d865bYRA9mkeyN9R_jpg_thumb.jpg


在他的作品中,
人人永遠是主角。
這位不折不扣的人文主義者,
關注著個體與集體之間的責任,
資本主義的剝削與烏托邦式的理想,
權力與欲望,記憶與失落……
這些既是南非的現實問題,同時又高於生活本身。
早期的炭筆畫與版畫常常以一種隱喻的手法表現南非社會的弊病,
後來在電影與多媒體方面更加複雜的技巧
使他加強了作品中的診斷性元素,
並且開始尋求自己在國家歷史中的角色。

bild.jpg


「世界上肯定有某種標準存在。
一副畫作可以不成為一幅準確的畫作,
但它必須展現一種視角,
這種視角並不是深奧的東西,
比如感情。」



7. Penélope Cruz

penelope_cruz.jpg



35歲的西方「小潘潘」應該就不用再多加介紹了,
不過在她的演技被太多的八卦新聞分散掉觀眾注意力的情況下,
去年跟她一起合演《禁慾》(Elegy) 的
奧斯卡影帝 Ben Kingsley 提醒我們,

Elegy_ver2.jpg


請仔細看這位西班牙史上首位拿下金像獎的女演員,
她在每部電影中的演法幾乎都沒有重覆!



8.  郎朗

lang_lang.jpg


在經歷過上個世紀 Nigel Kennedy 的龐克頭、
Mischa Maisky 的三宅一生,
以及女演奏家們的爭奇鬥艷之後,
23歲郎朗的晚禮服配網球鞋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和他一起巡迴表演過的爵士鋼琴大師 Herbie Hancock 則告訴我們,
練琴不順利時,
會彈《湯姆與傑利》(Tom and Jerry) 卡通旋律來自娛娛人的郎朗,
總是能演奏出觸動人心的好音樂。

TomandJerryTitleCard2.jpg


(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