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492D938486981.jpg


      每年11月的第四個星期四,是美國的感恩節 (Thanksgiving Day)。原意是為了感謝上天賜予好收成的這個日子,就像中國的春節一樣,在這一天,全美成千上萬的人們不管多忙,都要和自己的家人團聚。

      對太陽隊的 Matt Barnes 而言,去年的感恩節回憶就像一段盤旋不去的爵士樂旋律,讓他既覺得幸福卻又不免感傷。

      2007年的11月26日,過去五天都在病房裡陪伴著自己母親 Ann 的 Matt Barnes,再度穿上了勇士的球衣對抗未來的東家;因為當時正被癌症細胞瘋狂侵蝕生命的 Ann,希望他能重新回到球場。當勇士啟程到東部進行連續五場的客場出征時,Matt Barnes 留了下來,而且整個球隊也都支持他的選擇。

     「我當然想念我的隊友,但是這是個關鍵時刻」。Barnes 回頭來看那段時間,「我每天每天在醫院裡陪伴她,我一直與她聊天,我告訴她我以她為自豪,我感謝她為我、為整個家庭所作的一切,我也告訴她我們會永遠想念她」。

      但為了滿足母親的願望,Matt Barnes 回來了。那個週一晚上,勇士以129比114擊敗了太陽並取得三連勝。比賽結束後不到四個小時,Ann Barnes 溘然長逝。她的家人們花了整整一天半的時間來籌畫她的悼念儀式,隨後他們前往Arco 球館見證了勇士的四連勝,Matt Barnes 穿著勇士隊的球衣,而他的兄弟 Danille和 Jason 則與父親 Henry 一起穿著便服在場邊靜靜觀看。

      Matt Barnes 知道,除此以外,再沒有更好的方式去向母親的遺願致敬。

    「她說,她希望穿著自己的球衣入土為安」。週三晚上,比賽開始前兩個小時,Matt Barnes 安靜地說,「我們為她特別製作了一件球衣,上面繡著她的名字。當然我們並不打算讓她穿著那件球衣下葬,但是至少她擁有了一件球衣」。

      Matt Barnes 回到球場,不是為了忘卻悲痛,而是想用他自己的方式將母親留在所有人心中。Matt 說,她為整個球隊帶來了許多溫暖,當勇士的隊員都是離鄉背景到金州打球時,正是母親 Ann 給了球員們家一般的溫暖。

      以前 Matt Barnes 在國王的時候,球隊那些年輕球員們都會一起到他在沙加緬度的家中共進感恩節晚餐。而更早的 UCLA 歲月,Baron Davis 也是很快地就與 Barnes 的母親相熟。

p-barnes-m.jpg


     「她非常溫柔,很像是我的大姨媽」。Baron 說,「她能給你無窮的激勵,她就是不可思議的原動力。她離開了我們,這很讓人難過。」

      所以去年這個時候 Davis 在手腕上戴上了一根刻著 “Ann” 字樣以及一顆小雞心的紅色橡皮手環。勇士的參四部經理訂購了一批這樣的橡皮手環,所有的球員都從好幾場比賽之前就戴著它們,而 Stephen Jackson 更是左右手各戴一個。之前 Ann 在與癌症對抗時,為了表達對她的敬意與祝福,Stephen Jackson 曾希望將 Barnes 的姓名首寫字母繡在頭帶上,但是聯盟方面並未批准,所以他將 Barnes 的背號22 寫在了自己的鞋子上。

62_187602_d7cb2c7d27951ee.jpg


      在 Ann 生命的最後幾年,她最愛的籃球終於開始回報她的熱情。前個球季,NBA 的浪人 Matt Barnes 終於在勇士找到了舞台。最開始,他只是板凳席末端的一個小角色,但是到了季後賽,他已經是球隊的固定先發。而上個賽季,他更是成為了勇士三位隊長之一。

sp_warriors_superson.jpg


     「季後賽那段時光是 Ann 生命中最快樂的片段之一,她希望看到 Matt 打出自己的真正實力」。總教練 Don Nelson 去年曾這麼說過。

      那個時候,沒有人知道才50歲的她已時日無多。當她還是個小學教師的時候,Ann 一直就非常擅長調教那些調皮的孩子,後來她又成了牙科診所的經理。所有人都認為,她的身體非常健康。直到去年九月,她被診斷出了腎癌。

      「他們發現的時候,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肝臟、肺部、子宮、骨盆......,以及其他一些器官」。Barnes 沉痛地說,「癌細胞已經侵蝕了她的全身。已經根本沒有治癒的可能了」。

      接下來的幾個禮拜,Matt Barnes 過去和當時的許多隊友都到醫院探望 Ann。Matt Barnes 回想,Chris Webber 也悉心照顧過他的母親。而 Baron Davis 則是給 Ann 發了一些手機簡訊,他直接稱呼 Ann 為「老媽」,並且向 Ann 保證球隊會努力從賽季初的逆境中走出來。

      那個賽季,Ann 只出席了一場比賽,就是球隊開幕戰主場迎戰前一個季後賽的對手爵士隊。「癌症蔓延得非常地快速,很快她就無法走路了,她不得不坐輪椅到現場」。Barnes 表示。

      十一月的第三個星期四,Ann 回到了家中,那是她在家裡的最後一天。Barnes 全家在這一天中歡慶了兩個節日。

     「我們把屋子裝飾一新,我們共進聖誕大餐以及感恩節晚餐」。 Matt Barnes 說,「一天之內,我們過了兩個節日。這是她的願望。我們盡可能地滿足她所有的願望。最後的那一個月,這或許是我們在一起最美妙的時光」。

      因此當現在的隊友 Leandro Barbosa 在最近也遭逢喪母之慟時,這段時間中 Matt Barnes 給了他最大的鼓勵與安慰,並以實際過來的人經驗,分享了許多中肯的建議。Barnes 也訂購了一批上面刻有 Barbosa 母親名字"Ivete"的手環給所有的太陽隊友




      昨天在對雷霆的比賽中,靠著 Matt Barnes 在最後關頭的這個三分球,太陽隊驚險地贏了這場比賽。

a11.jpg a12.jpg  


      但 Barnes 知道,這個三分球不是他自己一個人投的,還包括他手腕上的那個名字;他也知道母親以前最愛的就是他的三分球。Ann Barnes 曾告訴過她的兒子,不管她身處何方,不管在彌留之際還是已經去往另一個世界,她都會一直與他同在。

      是的,母親永遠與我們同在。

784px-The_First_Thanksgiving_Jean_Louis_Gerome_Ferris.png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