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隱《錦瑟》一詩,北宋自今,共有七八十家學說、兩百多條箋釋。大約可分為十
四種解讀:『令狐青衣說』、『詠瑟說』、『令狐青衣和詠瑟調和合一之說』、『詠瑟以自傷身世說』、『情詩說』、『悼亡說』、『自傷身世說』、『自傷兼悼亡說』、『令狐恩怨說』、『詩序或自題其詩說』、『傷唐祚或感國祚興衰說』、『寄託君臣朋友說』、『情場懺悔說』、『無解說』。

     
而如果要解讀義山本詩,我們要先確定我們的方向與態度。一種是像梁啟超說的,錦瑟這首詩我一句也沒辦法解釋,但是我就是喜歡它的意境。所以把這詩當作一種矇矓美來欣賞。另外一種是相信李商隱每一句都有本事,都有用典,而後來考證推敲它的意思。

     
在此,個人比較認同後者的態度,認為只要窮極源流,一字不放過的考證,這首詩還是可以解的。而根據何義門的主張、錢鐘書的見解、卲德潤的推論,以及許晏駢的考證結果,至少這首詩個人已經得到了一個非常滿意的解釋了。

     
綜合上述四家之說,已足以推翻朱長孺所倡、厲樊榭附和、馮浩強調,而張爾田以為定論的『悼亡說』。這首詩應該是李商隱自悲身世,又自序其詩的詩集自序。

      會認同這個說法,是因為覺得考慮這首詩在什麼狀況下寫的,要寫給誰看的這些人事時地物的基本問題,實在不應該被忽略。用霹靂布袋戲來比喻的話,要引用這首詩,最適合的場景應該是劍蹤之後再出的談無慾,把這首詩送給素還真,可能會最接近李義山的本意。




     
就先來談轉聯吧。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上句蠻多人都已提過是用了鮫人典,但沒提到的是鮫有多種,泣珠之鮫出於南海,為『合浦鮫』,而合浦正是當時作者所投靠的桂管觀察使鄭亞的管轄。所以這一句寓義雙關,既表示自己依附在人家的宦轍,也表示平生所作詩文,別人看來字字珠璣,但是自己知道這是無數眼淚所化成的。嗯...就好像對紅學有深入研究的朋友常提到的那句話,「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

     
是曹雪芹,也是李商隱。

     
而藍田日暖玉生煙一句,則是一句頌詞。自古認為是頌詞的,皆說所頌者是令狐楚跟跟令狐綯祹父子,但許晏駢獨排眾議,認為所頌者是令狐綯跟他的兒子令狐滈。當然這又回到了這首詩的前題,如果你認同這首詩是李商隱是要求解於子直所作的話,那麼這個討論才能進行下去。

     
李在這裡等於是在恭維令狐滈,說他必定會有所成就。藍田生玉這個兼頌父子的詞不是一個僻典。三國故事大家都很熟,孫權在三國志中就稱讚諸葛亮哥哥的大兒子阿恪,「藍田生玉,真不虛也。」這等於同時也肯定了諸葛瑾。

     
而『生煙』(不是『玉生煙』喔) 又是單獨一個典故,嗯...臨時事,先做一個小結好了。總之這一句是說高興故人很有成就,兒子這麼優秀,也一定很很有出息的。

     
所以我說這首詩最適合的是談無慾送給素還真。如果有空解完八句詩後,大家或許還會更認同我的想法。

     
李商隱這兩句詩最值得稱讚的就是它既是『反對』,又是『事對』。前句悲嘆己身,後句歡賀他人,而且都用了精準到不行的典故。這不正是《文心雕龍》中所提到,對仗的最高境界嗎?怪不得這首詩被大家討論千年仍不休......

    
「獺祭曾驚博奧殫,一篇錦瑟解人難。」  ~王士禎

    
「千年滄海遺珠淚,未許人箋錦瑟詩。」  ~葉嘉瑩


p.s.當然用這種陳寅恪式的窮其源流的考證方式來解讀這首詩,很多人並不認同,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紀曉嵐說過的,錦瑟一詩哪有這麼多典故,多半是穿鑿附會吧 = =


【相關文章】
 滄海月明談無慾‧藍田日暖素還真 (下)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