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dlars)


~ 雨晴山有態,風濤生有信,
  鳥歸沙有跡,攢生猶有隙。
  事如春夢,縱然無痕,終究有憾 ~


最近好幾個朋友跟我說,
實在很受不了樓無痕的個性......

還記得當初第一次聽到編劇準備要寫這個的新角色時,
她的名字讓我馬上聯想到了慕少艾的那位好朋友。

 
(E-pili)


樓無痕、璧有瑕,
名字還蠻對仗的。

如果說因為朱痕染跡,
所以白璧有瑕,
那麼如果要跟「朱『』染跡璧有『』」的第二七字呼應,
當時想到的是「含『』積垢樓無『』」。

後來的劇情編寫竟被我矇到,
樓無痕還真的是個含瑕積垢、蒙受恥辱的女角。

樓無痕是典型的悲劇人物,
她的悲劇來自兩個方面,
曌雲裳的羞辱與毀容,
及本身的自責與退縮。

除了在荳蔻年華被大宮主毀掉容貌之外,
不難推敲無痕自小應該還受到姐姐各式各樣的「暴力」
─ 語言的暴力、表情的暴力。

這種在暴力陰影長大的小孩,
有的在潛移默化的長期影響下,
成了施暴的模仿者。

 
(E-pili)


一位辣媽友人就曾跟我說過,
她當初告訴自己將來絕不像她母親那樣當眾甩小孩耳光,
結果在生氣時也作了這種嚴重傷害孩子自尊的事,
成了自己當年最痛恨的對象。

另一方面,
也很多人跟樓無痕一樣,
處在受害光譜的另一端。
因為尊嚴長期地受到踐踏,
人格不斷地遭到否定,
讓自己變得退縮,
更嚴重地是自責,
覺得都是自己不對、自己不好,
反則叔叔怎麼會對他做這種事。

心理學把這種現象稱為 PTS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一種創傷後壓力心理障礙症。

坦白說,
我自己也很不喜歡樓無痕現在這種個性,
幸福明明就在眼前,
卻不伸手把它掌握,
反而選擇自刎、出家這些處罰柳生劍影的方式。

性格決定命運,
但一個人性格又何嘗不是由環境和遭遇所型塑出來的呢?
劍閣四宮主中有些朋友欣賞緋羽怨姬,
有些人則更喜歡霏嬰,
但無痕或許值得我們更多的理解與疼惜。

樓無痕現在最需要的其實不是柳生劍影,
而是一個像電影《心靈捕手》中 Sean Maguire 那樣的導師,
一遍又一遍地告訴無痕,


(wiki)


「這不是妳的錯」、「這不是妳的錯」、「這不是妳的錯」、
「妳沒有愧對劍閣眾人」、「妳沒有愧對劍閣眾人」、
「妳沒有愧對眾姐妹」、「妳沒有愧對眾姐妹」、
「這不是妳的錯」、「這不是妳的錯」、「這不是妳的錯」......


但一顆創傷的心靈又豈是這麼簡單就能平復呢? (嘆)

今年《Wallpaper》的六月號邀請到
我很欣賞的設計師 Anthony Burrill,
將他那著名的海報
─ "Work Hard And Be Nice To People",
設計成很棒的雜誌封面。

當想到暴力 (肢體的、語言的、表情的) 對別人可能造成的傷害時,
我們或許也應該盡可能溫柔地對待週遭每一個人。


(grahamfurlong)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