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E-PILI、htiexue)


先說結論,
柳生劍影根本不是西門吹雪,
如果真要類比的話,
葉孤城還比較像柳生劍影。

我指的是古龍筆下的西門吹雪,
不是古龍掛名的西門吹雪。
是1972~75年的西門吹雪,
所以不談由薛興國代筆的《鳳舞九天》,
(現在的行政院長也代筆過古龍小說)
或顛倒錯亂之處極多,根本無法延續之前的人物性格與相關情節,
公認是偽作的《劍神一笑》。

柳生劍影跟西門吹雪最像的地方在於,
他們都對劍道有異於常人的執著,
一生追求完美劍招。
但葉孤城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然而,七歲練劍,七年有成,
十五歲起出道殺人的萬梅山莊主人西門吹雪,
他的人生不只有劍。

西門吹雪甚懂人生樂趣,
平時喜愛笛子和古琴之樂。
他也愛欣賞大自然美景,
所以他的萬梅山莊佈置的美如仙境。
他更會品嘗美酒佳餚
最後還娶了所愛的女人。

西門吹雪還會行俠仗義,
伴隨著周杰倫的歌聲,
千里之外追殺一位素未謀面的人,
只因他覺得該殺。
西門吹雪還會為了陸小鳳演戲,
這種事更不可能發生在柳生劍影身上。


(kkbox photo)


西門吹雪跟這個世界的關係,
是抱著一種「入(世)而能出(世)」;
然而我們家的柳生劍影,
則是刻意地跟這個世界保持著一定距離,
是藉由徹底的出世來讓自己誠心於劍。

柳生劍影的這種態度其實是更接近葉孤城的。

他們就像是劍道上苦行僧,
離群索居、
遺世獨立;
沒有愛情的滋潤,
更沒有友情的溫暖,
是靠一種極端偏執的力量作為自身牢固的支撐。

表面上是對劍道的極度追求,
實質上卻是對某種完美的極度偏執,
這種偏執將柳生劍影和葉孤城的生命之弦繃緊到極致。
用注音文來說,
他們真的很「ㄍㄧㄣ」。

他們又像一個水位已滿的水庫,
沒有洩洪,隨時有可能決堤。
所以葉孤城見到了如此多嬌的江山,天外飛仙也折腰;
所以當柳生聽到了無痕的劍心哀鳴,終一發不可收拾。

決戰時刻,
西門吹雪的劍像是繫住了一條看不見的線
——他的妻子、他的家、他的感情,就是這條看不見的線。

所以他的劍變得猶豫,
所以他的劍輸給了葉孤城;
然而他活下來了,
因為「劍道」必須「誠於劍」,
然而「用劍」終需「誠於人」。

畢竟是人在用劍呀。

所以葉孤城不敗而敗,
所以他劍勢略作偏差,
滿懷感激地承受了西門吹雪的劍鋒……


(http://www.97jw.cn/thread-20012-1-1.html)


只誠於劍,
而不誠於己,
只會讓人迷失了自我;
他的劍術越純熟,
他的心也就離劍道越遙遠。

「心中有垢,其劍必弱」。

劍聖現在的敗就跟葉孤城一樣,
心中有垢。
他們以為他們自己就是劍,
他們以為是他們讓劍染塵。

但對女人動情真的是垢嗎?

「聖人忘情,最下不及情,
情之所鐘,正在我輩。」

決戰之後的西門吹雪劍法更上一層樓,
他的劍法已經達到了「無劍」的境界,
「他的人已與劍溶為一體,
他的人就是劍,只要他的人在,天地萬物,都是他的劍。」

最終西門吹雪達到了「太上忘情」的境界,
然而柳生劍影如果還要刻意不及情,
實在不能稱為劍中之聖,
頂多就是個劍痴。

就像蒲松齡所說的,
「性癡則其志凝, 故書癡者文必工, 藝癡者技必良」;

或像《聊齋誌異》中的那些:
花癡馬子才、
書癡郎玉柱、
情癡孫子楚......等一般之徒罷了。

金庸曾透過王重陽之口告誡周伯通,
儘管周伯通天資極佳,
且愛武成癡,

但僅僅局限於武學之中,

是悟不得大道的,

也就無法達到武學的最高境界。

 

黃易玄的幻小說也一再提到,

「唯能極於情,故能極於劍。」

 

所以,

柳生劍影現在唯一的出路,

就是勇敢去愛吧!

很多年之後東瀛會有一個叫美夢成真的樂團,
主唱吉田美和會用你熟悉的語言告訴你,
“心に穴が空く”,
這種心中有個洞的感覺,
那就是愛。


(www.mbok.jp)


剩下的不再寫了,

話已說盡。


路的盡頭是天涯,

話的盡頭就是劍。

 

西門輕吹雪,冷月照孤城。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