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協和醫院在一年多前設立了 WHO 人類生殖健康培訓研究合作中心,成立的目的是要用來進行性別鑒定,防止2008奧運會上發生「男扮女裝」的事件。今年5月,經國際奧委會批准後,已正式掛牌運作。



       這座性別鑒定實驗中心手先先會從選手的外觀做判斷,之後再進行漱口、抽血等檢查,並且進行臨床實驗,檢查她(他)們的染色體。因為男生的染色體是 XY,女生是 XX。這是後天注射再多的荷爾蒙都無法改變的。



        會這麼慎重,是因為1996年美國亞特蘭大奧運會上,有8名女運動員未能通過性別檢測,但在上訴後全部證實清白。另有7名女運動員發現有「雙性人」特徵,於是2000年雪梨奧運時,國際奧委會廢除了普通的性別檢測。所以在這次北京奧運會上,被懷疑的女運動員必須要進行更進一步的檢查,來證明自己是真正的女性。


(all above photo from cnwnc.com)


       過去國際賽事史上,就曾經發生過幾起案例。1948年生的奧地利人Erik Schinegger,在60年代中期前是公認的世界滑雪冠軍,但在1967年驗出他的染色體是雄性。同樣是60年代,烏克蘭人 Tamara 和 Irina Press 姐妹創了26個世界紀錄,最後都因 66 年未能通過性別鑒定而被取消。


    下面五位運動員,是更常被大家拿出來討論的例子:


1. Santhi Soundarajan

(photo from ninemsn)     


        2006年的杜哈亞運,女子800公尺的印度籍銀牌得主 Santhi Soundarajan,在接受性別檢測後,印度奧會得到一份的「她」並不具有女性性徵的報告後,取銷其資格。檢測的詳細結果並沒有公布,但專家認為有可能是所謂的「男性荷爾蒙遲鈍症候群」(Androgen insensitivity syndrome),導致一個人具有女性的生理特徵,但遺傳基因卻是男性的染色體。Soundarajan 不堪受辱,在去年9月曾一度自殺,所幸未遂。



2. Edinanci Silva

(photo from daylife.com)


        巴西柔道運動員 Silva 生來就具有兩種性器官,在1990年代中期做了切除手術後成為女性。根據國際奧委會的規則,她符參賽資格,並且參加了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2000年雪梨奧運會,以及2004年的雅典奧運會。

        根據 IOC 的規定,變性人參加奧運必須符合三項條件:(1) 變性手術已經完成,包括生殖器官改變;(2) 變性後獲得官方機構核發新身分;(3) 變性後接受賀爾蒙治療的過程必須是透明且可查驗,賀爾蒙療程結束後兩年,才適合參加比賽。

       這麼做,是為了讓變性人在運動場上的優勢降至最低,維持奧運的公平性。而在雪梨時,Silva 擊敗了澳洲選手堅金斯 Natalie Jenkins,但 Jenkins 在賽後的記者
會上攻擊 Silva 的性別問題,一再用男生的「他」來稱呼對手 ("之前我完全沒有料到,我竟然要和「他」比賽、「他」太強壯了...")。最後 Edinanci Silva 做了口腔抹片檢查,證實她確實是女性。



3. Dora Ratjen

(wissen.swr.de)


       在1936年的柏林奧運會上,希特勒希望向世界展示所謂「雅利安人種」至高無上的優越性,因此需要德國運動員有傑出的表現。德國女跳高選手 Dora Ratjen 嗓音低沉,並且拒絕和其他女運動員共用浴室,不過她最後只獲得第四名。拿到銀牌的英國選手 Dorothy Tyler 說,「我和她比賽時知道她是男的,你可以從她的嗓音和身材看出來」。

        Tyler 當時保持著女子跳高的世界紀錄,當 Ratjen 打破她的紀錄時,她要求奧會進行性別調查,結果發現 Ratjen 本名是 Hermann,原本是一家餐廳的男侍者,同時也是希特勒青年團團員。原來一切都是納粹的陰謀啦!所以新的世界紀錄被取銷。



4. Stella Walsh

(wiki photo)


       波蘭裔美國短跑選手的 Stella Walsh 1911年在波蘭出生,之後在美國長大。1932和36年兩度參加奧運會,贏得女子100公尺金牌和銀牌。在她的運動員生涯中,共
創造過100多項世界記錄和美國記錄。最後在1975年,入選了「美國田徑名人堂」。

       終其一生,她都是個女人,並且和一個美國男子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1980年,Walsh 在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市一次商店搶劫的意外事件中喪生。法醫驗屍時發現她有男性生殖器官,但由於她同時具有男性和女性兩種染色體,所以也不能證明她是男性。



5. Heidi Krieger

(guardian photo)


        在前東德致力於建立體育強國的偉大目標時,超過1萬名運動員被迫服用類固醇和其他增強體力的藥物。女子鉛球運動員 Heidi Krieger 就是其中之一。當她才16歲時,教練讓她服用類固醇和避孕藥。結果她的體重增加,肌肉發達,並且長出胸毛。

        1986年當她20歲時,獲得了歐洲冠軍。但她的身體開始出毛病。藥物造成情緒不穩、沮喪,並且最少有過一次的自殺紀錄。到了90年代中期,Krieger 進行了變性手術,並改名為 Andreas。


(photo:SPORTSbyBROOKS)


       Krieger 曾經為變性而困惑,而且感覺藥物已經使自己崩潰。四年前在接受《紐約時報》記者訪問時曾說,「我失控了,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性別。」2000年當前東德體育官員,迫使運動員服用興奮劑的幕後操縱者 Manfred Ewald 受到審判之後,Krieger 終於說出自己的感受︰

        "They just used me like a machine." 



 


參考資料:guardian.co.uk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