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出處:Reuters)


      12
年前,加拿大人 Sam Holman 在渥太華自家車庫8大的工作室中,一個人埋頭苦幹,打造出全球第一支楓木球棒。


      (圖片來源:hitrunscore.com )


      他把這支球棒送給了一個
11歲男童,隔年,藍鳥隊的 Joe Carter 把楓木棒帶進了大聯盟球場。


再過一年,Barry Bonds 98年的打擊練習時也開始用楓木球棒,三年後他打出了73支全壘打。或許就像禁藥的使用總是一個又一個球員的見賢思齊,如今,大聯盟用楓木棒的球員已經超過半數。 


而生產 Louisville Slugger Hillerich & Bradsby 在他們2006年的公司年報就也已經寫說,「今年我們賣出的楓木球棒數量,首度超越白樺木球棒」。 (註:有意思的是,Louisville Slugger 當年可是白樺木球棒的發明者。)


       


 

  大聯盟官方曾在2005年提供麻州麻州羅威爾大學 (UMass Lowell) 的棒球研究中心主持人 Jim Sherwood 十萬九千美元的研究經費,來比較楓木棒和原本常用的白樺木棒之間的差別,Sherwood 在報告結論中指出,「兩種球棒對球員揮棒速度、擊球距離,並無顯著差異」。但是現在大多數的球員卻不這樣認為。


『楓棒之父』Sam Holman 自己也說,「楓木球棒較耐操、質地較細、表面較光滑,而且使用壽命也較長。」他會想研發楓棒,只是因為他當初跟一個球探打賭,他要證明楓木球棒比較耐用。


然而更耐用的楓棒,卻有一個『致命』的問題:當球棒的結構受到外力破壞時,不會像白樺木棒那樣地裂開,而是整個炸開!



                      (圖片出處:AP)


      就說今年的幾起事件好了:


1. 415,匹茲堡海盜隊的打擊教練 Don Long 在道奇球場的休息區中被同隊打者 Nate McLouth 的楓棒碎片擊中臉頰,縫了十針。

 

2. 十天後,還是在道奇球場。一個坐在內野看台第4排的女球迷 Susan Rhodes 被斷棒擊中,下顎整個碎裂,未來必須要靠人工下巴才能進食。



                                              (圖片出處:Yahoo!Sport)


3. 就在這個星期二,在堪薩斯市一場由地主皇家出戰洛磯隊的比賽中,主審Brian O’Nora 在二局下半被 Miguel Olivo 的斷棒擊中額頭,「血流如柱」。是的,這樣形容沒有誇張,目賭整個過程的洛磯捕手 Yorvit Torrealba 就說,「流出來的血,多到讓他看了想吐。」 (註:還好 O’Nora 在送醫急救的隔天就出院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圖片出處:AP)

   
       球員 (國內職棒兄弟隊的吳保賢)、裁判、教練,甚至球迷都掛彩了,還有誰會成為楓木棒的下一個受害者?

 一隻小鳥被 Randy Johnson 的棒球打死的事已經夠讓人遺憾了,沒有人會想看到有任何人因為球棒而喪命的新聞。真的,是該重視楓木球棒的問題了。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