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是最後一場戲,所以史帝芬和我討論後決定,既然我身邊有一把槍,為什麼不乾脆就用這把槍把他幹掉。第一次拍的時候,Terry在被我射殺後,還演了一分半左右的時間才肯倒下。史帝芬說,"嗯...這樣好像不太行。"我也表示這樣的確不行。所以第二次拍的時後,我一開槍,導演就大喊"現在就給我倒下",然後Terry就帶著吃驚的神情倒了下來。當史帝芬重新剪輯之後,整幕戲的效果實在好極了。不過坦白說,我對於這位特技演員實在覺得很內疚。人家花那麼多時間努力地苦練劍術,最後我卻讓他作了白工。


    即使我已經演過《星際大戰》、《六壯士續集》(Force 10 from Navarone),以及《漢諾瓦街》(Hanover Street),但是《法櫃奇兵》是我真正接觸特技演出的第一部戲。我接受優秀的教練Vic Armstrong和他團隊的動作指導,並且我把動作戲視為另一種說故事的方式,差別就在於是用身體來說。我努力讓我自己的臉出現在每一場動作戲之中。此外,一般電影的動作戲就是一群模糊的人影的打鬥;但這不是我要的,我不斷地要求給我更多的特寫鏡頭,讓觀眾能感受到我的害怕與軟弱,讓他們覺得印第安納瓊斯是一個有血有肉的角色,讓他們看到一個真正的人。

   接下來的《魔宮傳奇》是體能上最吃力的一部。因為在斯里蘭卡騎大象的關係,讓我有了腰椎盆脫出的問題。由於騎大象時兩腿必須分得很開,再加上膝蓋彎曲的特殊坐姿,讓我時常感到腰痛,疼痛亦蔓延至腳部。我無法久坐或久站,因為站立或走動都會加劇疼痛的感覺。可是在倫敦卻找不到一個醫生肯幫我醫治,他們都怕後續會有醫療糾紛,一直到最後,才終於讓我找到了曼聯足球隊的隊醫。
   
  我是怎麼找到這位醫生的呢?

  在此之前,每個禮拜我會進行一次硬膜外麻醉,這樣至少可
以讓我一週的前三天不會感到疼痛,而能夠持續拍片。後來有一次當我在某個四樓的房間睡覺時,早上一聽到鬧鐘響起,就很自然地下床準備要去片場,可是這時卻突然感到劇痛難當,整個人疼的在地上打滾;大概花了45分鐘左右,我才有辦法爬回床上並且叫救護車。救護車到了之後把我固定在輪椅上,並且替我注射笑氣。之後救護車就把我送到這位隊醫處治療,後來我再從這裡搭乘華納兄弟的公司專機飛回家裡。

   
    那位英國隊醫用木瓜酵素幫我治療,這種非正規的療法他之前只幫幾個患者做過。幾年後這種民俗療法被全面禁止,因為發現這種療法有可能會導致患者半身不遂。不過這種治療方式在我身上可是百分之百的成功,一個月後我就痊癒了。在我不在的期間,為了拍片的進度,我的動作戲都是動作指導Vic Armstrong當我的替身來拍的。現在因為我可以繼續演了,所以導演又把那些場景的戲份再重拍一遍,盡量補上我的鏡頭。


     喬治想要讓《魔宮傳奇》比上一部感覺更深沉、更黑暗,他的確作到了。他的理論認為,黎明之前當然是黑暗的;而我一直到現在也仍然對這部電影感到很滿意。跟關繼威(Short Round)一起拍戲的感覺很棒,包括在營火堆旁賭博那一場在內,我們兩人一起演出的片段都讓我印象十分深刻。此外,我覺得讓印第安納瓊斯有一個助手跟班的點子真的很棒!

 

                                                      【待續】

------------------------------------------------------------------------------

對不起,不是要拖稿,實在是打字打到快睡着了,

一定會盡快找時間把福伯談《聖戰奇兵》跟《水晶骷髏王國》的部份補完 :p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