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翻自本期EMPIRE雜誌特刊中哈里遜福特所寫的文章)    


    我第一次聽說喬治(盧卡斯)和史蒂芬(史匹柏)正在合作一部電影是在拍《帝國大反
擊》的時候。當時我只知道這是一部冒險類型的電影,而且已經確定由Tom Selleck擔綱演出。當Selleck確定無法參與演出時,喬治打電話給我說,"我想要你讀一下這個劇本。"他把劇本送過來後,我立刻感受到這個劇本真的非常棒。然後我去史蒂芬家討論劇本跟角色。之前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但討論進行地非常順利,順利到在我離開之前,這個角色他已經確定將由我來演出。


    記者總以為我一定會對自己當初並非印第安納瓊斯這個角色的第一人選而感到介意,但是我從來都不覺得找一個你已經合作了三部電影(*註)的演員繼續參與下一部戲拍攝的點子會是個好主意。即使電影還沒正式開拍,我就知道印第安納瓊斯會成為經典。拍《星際大戰》系列的時候,我從來沒有先簽續集的合約,都是在是要拍下一部的時候,才考慮是否還要繼續參與。但是對於印第安納瓊斯,我一開始就簽好了續集合約,因為我看到了這個角色的潛力。我感覺韓蘇洛(Han Solo)是一個很受限的角色,是童話故事中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一位公主,以及一位年老有智慧的戰士前來尋求幫助的惡棍,他只是個陪襯角色。雖然我知道這個角色在電影中還是有一定的重要性,但是我很想作一些不同的嘗試。很高興《法櫃奇兵》正好給了我這樣難得的機會。

(*註:指1973年的《美國風情畫》(American Graffiti),以及77和80年的《星際大戰》第四和第五部曲。)

    首先讓我感到興趣的是這個角色在電影中的戲份是這樣的吃重。我一直把這角色定位成一位學者教授。當他處於危機時,如果我像演韓蘇洛一樣的演法,這個角色根本沒有深度可言。但由於他具有教授學者的特質,所以我讓他在任何驚險的狀況下,仍然保留一定程度的自得其樂。覺得一個甩鞭子的人穿著皮夾克就是他X的速配。


    我喜歡這個角色的動作戲。我喜歡電影到世界各地具有異國風情的地點出外景的設定。我也喜歡他和女主角Marion Ravewood的關係。雖然電影的結構像是一部冒險類型的B級電影,但是我覺得這部電影很可能會被大家認真看待。這是一部在真實世界中所拍攝的電影,而不是另外一部只是在攝影棚內用特效所拍的作品。


    從我正式接演到影片開拍只剩六個禮拜的時間,所以並沒有足夠的準備時間。對那段時期的歷史以及當時的考古學家的興趣所在,我很認真地作了一些功課,並且也讀了一些關於約櫃的相關資料。


    同時我也花了兩個禮拜的時間練習怎麼讓鞭打不會打到自己,而秘訣就在於你把鞭子甩出去前一定要先把鞭子完全張開。我沒有時間來好好想這個角色該怎麼穿,但是我


    和動物一起拍戲並不讓我感到害怕,其實是電影的效果讓牠們變得可怕。一隻老鼠不過就是一隻嘛小老鼠嘛,當然啦,像威尼斯下水道那樣一次6千多隻的情況另當別論。拍動物戲的時候,不論是蜘蛛、老鼠、蛇,或是蟲子的戲的確都不輕鬆,但總能在一天內就拍完。


    跟史帝芬合作是我這輩子拍片生涯中最快樂的經驗之一。是史帝芬的風格讓《法櫃奇兵》成為經典的。換別人來拍很可能就變成一部恐佈片了,但是導演就是有辦法讓電影在娛樂性之外,還讓這種類型電影有了新的進步與突破。那真是一段快樂的時光。我們總是在片場討論"如果我們這們做會如何?"、"如果我們從那條線開始而不是這裡開始會有什麼不同?"兩個男人一起努力來把事情做的更好。

  最特別的一段當然是開槍射殺阿拉伯劍客那場戲。當時我跟大部份的劇組人員一樣,得感染了痢疾,並且腹瀉不止,幾乎不到十分鐘就樣上一次廁所。原本那場戲是要拍長鞭與劍的對決,但是我覺得這一段很老套,如果要拍完,至少也要三個工作天。那個使劍的特技演員,Terry Richards,之前已經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來練習,拍這場戲時已稱得上是好萊塢的劍界頂峰。可是我們在當地都快撐不住了,而我每拍完400呎的膠卷(*註)後,就必須回到我的那個『寶座』──馬桶,所以只能跟這位辛苦了數月的演員

說聲抱歉囉。


(*註:一分鐘的影片約40呎膠卷的長度)

 

                                 【待續】



    全站熱搜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