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章的察普夫先生  


2015 年 6 月 4 號,
西方字體設計界的當代巨擘赫爾曼·察普夫(Hermann Zapf)就此與世長辭,
享年 96 歲。
就算沒聽過他的名字,
你很可能有用過他設計的字體:
優雅的「帕拉提諾體」(Palatino)
獨特的「奧普蒂瑪體」(Optima)
手寫風的「察普菲諾體」(Zapfino)
以及「察普雜錦字型」(Zapf Dingbats) ...等等。
MyFonts 為了緬懷這位巨匠,
訪問了曾和察普夫密切共事過的小林章老師,
透過小林章的描述,
讓我們更進一步認識察了普夫先生。


Hermann Zapf  


MyFonts:赫爾曼·察普夫在你的字體設計師生涯中扮演了關鍵角色。當初你還在日本工作時,是怎麼開始跟他接觸的?

回想上個世紀的 80 年代,
當時我在日本的寫研公司設計照相排印字模。
公司總共有廿幾位設計師,
我被指派用圓頭刷筆來畫漢字的線條。
每日都重複的工作讓我有一天感到特別疲憊,
於是我走到公司設計部門的書架上拿了本書起來看。
那本書就是赫爾曼·察普夫寫的《關於字母》(About Alphabets)
這本小書徹底改變了我到人生。


關於字母 About Alphabets  


當時我完全沈浸在他書法和素描的優美之中。
因為那是我生平看的第一本英文書,
所以每讀幾行就要查英日字典。
我從這本書中學習到許多東西,
其中有一點特別引起我的注意:
察普夫是位自學的書法家,
並且在花了一段時間之後,
他才發現自己握筆的角度是錯誤的
— 畢竟他終究也是凡人呀!
於是我決定要追隨他的腳步。
之後我開始了人生首次的離開日本,
住在倫敦實際體驗第一手的西方世界。
在那裡我學習西方的的書法,
並且研讀了許多關於字體排印和字體設計的書籍。


1990 年回到日本之後,
我成了獨立接案的字體設計師。
那時我的電腦滑鼠已經取代了原本的圓頭刷筆,
利用空閒的時間,我也開始設計自己的原創字體。
很幸運地我因此得到了一些獎項的肯定,
包括 2000 年到德國的美茵茨,
領取國際數位字體設計大賽第一名的獎座。
當上台發表得獎致詞時,
我向坐在台下評審席的察普夫先生本人表達感謝,
並且把自己如何因為他開始走進歐文字體世界的故事,
跟全場的來賓分享。
所以有機會和察普夫先生合作執行專案,
對我來說,
那個意義遠大於重新設計字體的本身。



MyFonts:是否能告訴我們一些你和察普夫先生共事的情形?


我在 2001 年進入了萊諾公司(Linotype)
幾個禮拜後開始執行「新奧普蒂瑪體」(Optima Nova)的字型專案。
在和察普夫先生進行了簡短的辦公室會議之後,
我們開始檢視原本奧普蒂瑪體的數位版本。
當時我們主要的溝通方式是通過郵寄信件,
我把印出來的樣本寄給察普夫先生,
他收到之後會在上面寫些意見指示並回寄給我。
他的批示都是非常細節的,
我們印出來的字母符號大約有 10 公分高,
而修改版本的字形差距往往不到 0.05 公分。



▼ 新奧普蒂瑪體 (Optima Nova)
新奧普蒂瑪體 Optima Nova  


在某一天的會議之後,
我讓他看自己是如何使用字體設計軟體來作業。
對於軟體的處理速度,
他似乎感到有些訝異;
因為在數位時代來臨之前,
字體設計師必需等上數週,
甚至好幾個月,
才能看到自己設計的實際成品。
從那時開始,
察普夫先生幾乎每週都會來找我一至兩次,
我們所合作的字體設計專案也開始有了顯著的進展。


我們典型的合作日是從早上 8 點半開始的。
察普夫先生會來到我的辦公室,
並且坐在我的旁邊,
之後他開始看著電腦螢幕並且給予指導意見,
而我就持續調整字形到他滿意為止。
我們通常工作到下午 5 點,
而且中間沒有咖啡休息時間,
因為我們兩人都不喝咖啡;
午餐時間也從來沒有超過 20 分鐘。
我們只是單純地樂在工作,
而且他一做事就停不下來。
那時他已經 83 歲了,
卻還是保有中年時的活力。



MyFonts:還有其他的回憶是你想跟大家分享的嗎?


在另個「新帕拉提諾體」(Palatino Nova)專案的過程中,
萊諾的字型行銷總監(Otmar Hoefer)有次突然徵詢察普夫先生,
是否願意設計一個新的無襯線字體。
我還記得察普夫先生毫不遲疑地立刻用德語回答
「為何不呢?」(Warum nicht?)
這讓我當時有點驚訝,
不過很快地就知道他為何回答地那麼快。
幾天過後,
他帶了一些之前畫過的素描來給我們看,
原來關於「帕拉提諾無襯線體」(Palatino Sans)的想法,
早已在他心中萌生幾十年了。



▼ 新帕拉提諾體 (Palatino Nova) 
新帕拉提諾體 Palatino Nova  


▼ 帕拉提諾無襯線體 (Palatino Sans)
帕拉提諾無襯線體 Palatino Sans    


MyFonts:你從他那裡學到最重要的事是什麼?而他有從你這學到什麼嗎?


我從他那所學到最要要的事,
就是如何判斷曲線和字體的品質。
在共事期間,
察普夫先生並沒有碰電腦,
而是給我一些非常細節的指導 —
「這部分再稍微細一點點」,
或是「你能再試著讓這條曲線變得更好嗎?」
當我覺得這樣或那樣改過後有變得更好時,
我會請他看,
而且他也點頭同意。
這代表我們已經有了一定的共識。


當我們盯著同一個電腦螢幕,
彼此都從對方身上學到許多東西。
透過我對軟體的基本解說,
他很快就瞭解如何控制貝茲曲線(Bézier curves)、字符間距,
甚至是字距的再微調(kerning)
他也為原本的字體增加了一些大幅度變化的版本,
或自發性地創造了一些替代字形和連字。
他真的很享受21世紀字體排印環境,
透過科技所帶來的新可能性。


即使是在他即將辭世之際,
他還是積極地參與各項字體專案,
包括和娜娗·夏因(Nadine Chahine)合作的察普夫體阿拉伯語版(Zapfino Arabic)
他心中對於字體設計的熱情之火從未熄滅。

Remembering Hermann Zapf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inDog 的頭像
RainDog

RainDog

RainDo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onymous
  • Wut?
  • 900
  • 自行創作字型,字體顯現自體,這算文創吧?